DZ

细嚼慢咽:

南方的土地总在种了收,收了种,操劳轮回,四季之中密布着欲求不满的沟壑。我要去的地方经过这里。去年他邀我进家喝粥,它还是座二层半。 当时他说收了这茬木薯,再盖一层。我还是想不出明年再来新的一层怎么长。一开始,他就打下了六层的地基,虽然家里就剩他一个了。

细嚼慢咽:

最近活儿不多,上午干完,下午就没事了。今天的午饭加了肉,还可以喝点酒。哥俩的话也就多了起来。一根烟天南地北的聊,聊车间的逸事,对面的娘们,上学的儿子,聊到过年回家,他俩都沉默了一会。